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农村客运车成了老乡“购物车”(经济聚焦)

2021-04-16

  核心阅读

  如何打通工业品下乡进村“最后一公里”和优质农副产品出村进城“最初一公里”?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市创新实施交邮合作模式,设立村级交通邮政综合服务站,利用农村客运班车来往取送件,村民网购更方便了,农特产品出村进城也走出了新路子。

  

  山路蜿蜒起伏,客车时速降到30公里以下,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市城区出来,往山里缓慢行驶了40多分钟,才到穆棱市福禄乡光明村交通邮政综合服务站。站点负责人付杰从屋里出来,卸下20多件快递包裹。

  “以往村民收快递至少要到乡镇,现在足不出村就能方便收货。”付杰麻利地将快件清点完毕,掏出手机一一通知老乡来取件。

  “十三五”期间,牡丹江市交通运输局和邮政管理局开展跨行业联合,首先在穆棱市创新实施交邮合作模式,利用农村客运班车将沿线村屯的信件、快递包裹等运送到村级交邮综合服务站,再将村里收寄的包裹转运回来。

  穆棱市副市长周坤介绍:“通过开展交邮合作,快递进村率达到100%,初步解决了工业品下乡进村‘最后一公里’和优质农副产品出村进城‘最初一公里’难题。”

  充分利用空闲行李客舱,快递业务延伸到村

  李波从2007年就开始跑农村客运。“从县城到河西镇的光义矿,一天早晚两个班次,上座率至少八九成,生意不错。”

  2013年,腰包渐鼓的李波投入40多万元将原来的中巴车换成了49座的大客,可不承想市场却发生了变化。“老百姓日子好过了,出行方式多元化,还有不少人搬到了城镇,导致客源减少,上座率下降。”李波不禁发愁。

  但利用农村客运班线沿途转运快递包裹,给李波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。

  2015年,交通运输部、原农业部、供销合作总社和国家邮政局4部门联合下发意见,要求加快构建覆盖县、乡、村三级农村物流网络体系,全面提升农村物流服务能力和水平。

  当年底,牡丹江市交通局将交邮合作模式提上日程,并确定在穆棱市先行先试。“全市农村客运畅通率达100%,但实载率逐年降低,运力富余和浪费现象比较明显。”穆棱市运输公司党支部书记张成森说。

  “在符合客运安全要求的前提下,能把空闲行李客舱充分利用起来,邮政公司按件数和运输距离付费,去年多赚了1万多元。”李波说。

  邮政公司也有积极性。“信件以往由投递员骑摩托车投递到村一级,但快递包裹只能投送到乡镇,服务农村有短板。”中国邮政穆棱市分公司副总经理万勇绪表示,“实行交邮合作之后,不仅能够优化投递业务布局,降低运营成本,而且快递业务延伸到村,带动了农村快递业务收入增长。”

  “自从村里有了交邮综合服务站,快递送到家门口,农村客运班线成了咱老百姓的‘购物车’。”下城子镇悬羊村村民陆彦金说。

  打造县、乡、村三级物流节点

  走进光明村交邮综合服务站,大厅是超市,陈列各类商品;旁边的屋子则是候车室和物流专用区,货架上整齐地摆放着数十个待领取的快递包裹,墙上还贴着客运班次时刻表,十几个塑料凳供村民候车专用。

  这间超市原本由付杰的父母经营,付杰中专毕业后就外出打工,家里日子也算过得殷实。“2016年春节回家过年,赶上市里领导来调研,打算依托我家超市建立村交邮综合服务站。”付杰算了一笔账,“代收一件快递可赚1元,代寄一件快递可得收益的20%,都由邮政公司支付。”

  “虽然一开始业务量不大,但我看好农村快递业的前景。”过完年,付杰没再外出。果不其然,才短短几年,村里的日均快递收发量已从一开始的个位数达到了现在的50多件。

  “交邮综合服务站叠加了班车停靠、邮件收寄、网上购物、生活缴费等功能,也给我家的超市带来了人气,去年家庭纯收入超过了20万元。”付杰说。

  但构建农村物流体系,还离不开县、乡、村三级物流节点的布局和建设。“除了村级交邮综合服务站,我们还在乡镇建有物流中转节点,在县城建有物流分拨中心。”穆棱市交通运输局局长汪金福说。

  在下城子镇政府斜对面的邮政支局,其中一间门面改造成了乡镇客运站,每天有12个农村客运班次由此始发,成为上接县、下连村的农村物流中转节点。“在乡镇层面,客运站入驻邮政支局只是交邮合作的一种模式,有的地方是邮政业务入驻客运站,还有的地方在新建站所时统筹预留邮政和交通等服务功能。”下城子镇客运站站长宋玉东说。

  “而在穆棱市客运总站,专门在站房设置了物流分拨中心,统一受理邮政和快递企业分发至各乡镇、村屯的邮件。”汪金福说,“截至目前,全市共建有县、乡、村交邮综合服务站点102个,交邮服务线路总数17条,通达100%行政村,18万村民受益。”

  推动交邮合作和农村电商协同发展

  每年6月底到10月末的木耳收获季,是下城子镇悬羊村交邮综合服务站站长陈新建最忙碌的时候,“拍视频、当主播、收发订单……就为了给村里的黑木耳卖个好价钱。”

  悬羊村有400多户农户从事黑木耳生产,干木耳年产量达2000多吨。“以前因为物流不便,木耳采摘后只能等商贩上门来收购,收购价要低不少。现在全村的木耳一半以上都通过网络销售,一斤能多卖七八元钱。”陈新建说。

  “农村物流是一个双向通道,既要促进消费品下乡进村,更要促进农特产品出村进城。”万勇绪说,“服务站叠加了邮政系统的邮乐网、龙邮农品、丹江邮品等电商平台,整合200多种地方特色农产品,月均电商包裹业务量3.4万件,月均销售额44万元。”

  为推动交邮合作和农村电商协同发展,去年8月,牡丹江市举办了首届“直播销售员职业技能比赛”,共招募各县区直播销售员200多名,收获6.15万订单,销售额为215.8万元。

  在穆棱镇腰岭村村委会,一个200多平方米的大厅被分成了产品展示、直播间、物流配送中心三个区域。“这是通过牡丹江市交通运输局和邮政管理局牵线搭桥,我们同一家文化公司建立的交邮合作和电商村播示范站,目前已经培训农民和党员干部主播50余人,去年销售农产品30多万元。”穆棱镇镇长谢金鑫说。

  “我市交邮合作+农村电商模式已初见成效,只有实现‘交’‘邮’‘快’‘电’协同发展,才能真正为消费品下乡和农特产品进城打下坚实基础。”牡丹江市交通局二级调研员徐海鸥说。

  依托当地交通运输和邮政等骨干企业,加快资源整合利用,穆棱市走出了一条“交邮融合、产业联动、资源共享”的农村物流发展新路子。去年6月,穆棱市交邮合作工作经验成功入选交通运输部公示的首批25个农村物流服务品牌之一,并被纳入《首批农村物流服务品牌典型经验》汇编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1年03月30日 11 版)

(责编:郝江震、白宇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